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109999.com >
湖北红安七里坪法庭:传承红色基因铸就正义法魂
发布日期:2019-08-31 00:34   来源:未知   阅读:

  南庙,位于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长胜街南端,始建于明末。300多年过去了,里面摆设依旧,墙上的那面犁头旗依然格外醒目。这面曾经高高飘扬在鄂豫皖革命苏区的犁头旗,见证了中国革命史上的多个“第一”。而第一革命法庭和第一国家公诉人的设立,成了新中国法治建设当之无愧的丰碑。

  1 927年4月,七里坪地区农民协会按照董必武的指示,成立了以审判土豪劣绅为主要职能的七里坪革命法庭。这个法庭是在国共两党合作期间依照《湖北省惩治土豪劣绅暂行条例》成立的第一个革命法庭,早期的革命法庭名义上由党部管理,实际上,法庭人员全部由员组成,法庭内设审判庭、合议庭、警备室三个部分。

  从红安县城往北23公里,便到七里坪镇。七里坪是享有“中国第一将军县”之称红安县的第一大镇,是一个英雄的历史名镇。早在1927年,中国领导的“黄麻起义”就是在这里打响了第一枪。之后红四方面军、红二十八军在这里诞生,鄂豫皖苏区的首脑机关在这里决策指挥,并曾经拥有“列宁市”的美名。

  92年后的今天,当记者走进七里坪革命法庭旧址的正门,右手边就是当年的审判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当年农民协会配发的犁头旗,鲜红的旗帜虽已有些褪色,但透过岁月的尘埃,我们似乎仍可以看到那个年代农动的如火如荼。犁头旗的下方是审判桌,桌后有三把椅子,居中的是审判长座位。灰砖墙上,张贴有《湖北省惩治土豪劣绅暂行条例》和《湖北省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暂行条例》等公文。

  1927年4月,张南一当选为七里坪革命法庭首任主席,他是一位以打鼓说书的形式宣传革命的员。他上任的第一案就是公开审理判决一名土豪劣绅。他判决公平公正,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拥护,也沉重打击了当地反动势力。据史料记载,在七里坪革命法庭存在期间,关押和审讯了土豪劣绅、贪官污吏等43人。

  遗憾的是,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背叛革命,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运动失败了。1928年3月,张南一因叛徒告密英勇牺牲,七里坪革命法庭也因此停止活动。1931年底,红四方面军在七里坪诞生,黄安战役首战告捷,为了纪念这次伟大胜利,黄安更名为红安县。随着红安县苏维埃政府的成立,各下辖县均组成了革命法庭,七里坪革命法庭更名为红安县革命法庭,在原址获得了新生。

  2018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将“中国革命第一法庭”——七里坪革命法庭旧址命名为“全国法院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如今,红安法院干警们正沐浴着“中国革命第一法庭”的春风,精神抖擞地战斗在新中国法制建设的第一线,决心继承“中国革命第一法庭”法官先烈们的遗志,在这块红色土地上再立新功,让法徽和党徽相映红。

  七里坪革命法庭使党的司法工作深深地植根于最广大人民群众这片深厚的土壤,不断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最终取得了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辉煌胜利。

  七里坪革命法庭西北一公里,有一栋现代化四层建筑,这就是红安县人民法院七里坪人民法庭的办公楼。

  记者走进法庭会议室,迎面看到挂在墙上的一个个耀眼奖牌。在七里坪法庭工作过11年的庭长程红斌说:“其实,最高的奖项在群众的心里,在群众的口碑里。”

  程红斌常对法庭干警讲,老百姓一生也不愿打一次官司。既然群众来到法庭,就是遇到困难,作为人民法官,有义务解开他们的心结,促进社会的和谐。决不能让人民群众在法庭受到冷落,伤了他们的心,使他们失去对法律的信仰和对法院的信心。

  为节约当事人的诉讼成本,七里坪法庭采用定点巡回审判和流动巡回审判相结合的方式不断加大巡回审判力度,全庭3名干警分别在天台山风景管理区、火连畈、七里坪设立巡回审判点,定期到巡回点受理案件、接受咨询、开展法律宣传。

  同时,对涉及年老、行动不便的当事人及一些有普遍教育意义的赡养、邻里纠纷等典型案件,七里坪法庭将法庭搬到田间地头、偏远乡村,就地受理,就地开庭,就地解决纠纷,在解决百姓纠纷的同时,又大力进行法治宣传。

  “七里坪法庭始终在化解社会矛盾、维护和谐稳定、促进经济发展上下真功夫,积极探索创新,勇于担当作为,工作让党委放心、群众满意,为七里坪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七里坪镇党委书记涂春生这样评价七里坪人民法庭。

  三年来,七里坪人民法庭审结各类民商事案件665件,结案率为96.8%,其中调解撤诉376件,调撤率56.54%,连续三年保持案件审理无上访、无超审限,连续多年保持干警“零违纪”的记录。

  “残垒犹存旧战痕,义军根据地传名。而今建设能跃进,不愧当年七里坪。”这首《红安七里坪》是董必武1958年回乡视察在参观七里坪时写下的动人诗篇。

  记者沿着青石板小路瞻仰革命遗迹、遗址,用脚步丈量这片革命先辈用鲜血染红的土地。夕阳下,老人们坐在门口聊天,孩子们嬉笑玩耍。如今这里祥和、宁静,已成为传播红色文化、带动老区脱贫的一扇窗口。

  “什么是校园欺凌?”“遭遇校园欺凌时,大家应该怎么办?”2018年10月27日,七里坪法庭法官走进檀树中学,为全体师生讲授法治课,助力辖区平安校园创建。

  “要掌握好对违纪学生的批评与惩罚的度,既要做到规范其行为,又要把握好法律法规底线。”程红斌耐心地解答老师们的提问。

  “七里坪法庭每年都会到我们学校来讲法制课,为我们解答法律疑惑。”檀树中学校长对记者说。

  “现在宣布法庭纪律……”2018年大年三十的下午2点,七里坪法庭内的审判员敲下了法槌后,庭审开始。

  原来,这是一起提供劳务者责任纠纷案件,经当事人申请,利用回乡过年的时间进行庭审。

  经法庭调查、辩论,查清案件事实后,原、被告均同意在法庭主持下进行调解,但因双方分歧过大,调解一度陷入拉锯状态。经主审法官做思想工作后,双方终于在当天下午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当庭支付了赔偿款。双方当事人欢欢喜喜回家过年。

  这只是七里坪法庭急当事人所急、想群众所想推出“假日法庭”,把为民便民举措落到实处的一个缩影。

  “如今的七里坪法庭人,把在七里坪法庭工作当成是一种光荣,一种自豪,66654跑狗图。一种激励,还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这就是传承红色基因的光荣使命!”七里坪法庭“90后”书记员汪伟充满了自豪地说。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 Power by DedeCms